建立中国失踪儿童预警体系!建立领养子女DNA资料库!

寻人启事网站总站 加入收藏 关于我们 站长信箱

    主  页 寻子扑克 寻亲扑克 服务范围 本站资讯 网友评论 爱心榜 联系我们 留言板    
扑克(九)
发布时间: 2008-04-16 1:03:01 被阅览数: 55967 次 来源: 凡一平小说
文字 〖 自动滚屏(右键暂停)

 
 韦元恩在浴室里开始了沐浴。这个澡到底洗了多久,用了多少的水,韦元恩也估算不出来。总之,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,客厅已经变暗了,王记者倒在沙发上,睡着了。他慌忙走到王记者身边,用手摸了摸王记者的额头,感觉并没有发烫,才放下心来。他蹑手蹑脚走进王记者的卧室,拿了一条毯子,出来给王记者盖上。然后他坐在另一张沙发上。他现在可以坐下了,因为他变得干净了。
  在等王记者醒来的时候,韦元恩看见了一张照片,它摆在一个柜台的窗格里。照片上,是王记者和一个富态男人的合影。王记者戴着黑色的高帽,还穿着黑袍,在监狱里学到的知识,使韦元恩没有把高帽和黑袍看作是魔公服。但是王记者头顶的高帽,究竟是博士帽?硕士帽?学士帽?韦元恩却区分不出来。他从王记者的年纪判断,应该是学士帽。那么,他身边这个富态的男人,应该是王记者的父亲了。这应该是个有钱的父亲,有钱的人家,因为王记者这么年轻,就住上这么高级的房子了。他万万不去想的是,他才是这个年轻人的亲生父亲。
  王新云醒来了,他看见焕然一新的生父,俨然一个美男子,更接近了十九年前那个刻骨铭心的形象。那声压迫了十九年的对这个形象的呼唤,差点就脱口而出。
  但是王新云发出的声音,只有咳嗽。
  王新云一咳嗽,韦元恩立刻就紧张起来。他后悔这个澡洗了这么久,让王记者等他这么久,又着凉了。他连连跟王记者赔不是,还掴自己的脸。王新云劝不住也挡不住,惹得他也烦了,气恼地大喊,够了!你越这样我越难受,知不知道?
  韦元恩愣住。
  王新云还在气头上,接着就是一顿训斥。他从韦元恩那个不合时宜打来的电话训起。你那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你知道我在干什么吗?他说,我正在开会,一个很重要的会。我们开会有纪律,不准打电话,知道不?可你偏偏在我开会的时候打电话来,我不小心接了。就是这个电话让我丢了工作,知道不?工作丢了,我心烦,我发愁,知道不?所以我喝酒,我找醉!我谢谢你送我去医院,可是,你为什么要威胁医生呢?你为什么要说你是劳改犯呢?你觉得你坐牢很光荣是不是?你觉得你越狱很了不得是不是?你觉得这样是为了救我是不是?你这是害我,知不知道?我现在工作没了,连病了也不敢在医院住下去,这些麻烦事是不是你引起的,你造成的?你说?
  韦元恩怔怔地听着,突然,他又掴自己的脸,而且比先前掴得更狠。我蠢,我混账!我是猪!我对不住你王记者,我害了你王记者!他对着王新云,突然跪下,磕头。然后,他的头就再也没有抬起来,埋在那里哭。我这都是为了我的儿子呀!他说。我把我儿子给丢了,丢了十九年,到现在还没有把他给找回来!为了找我的儿子,我什么也不管,什么也不顾,我作孽,我犯罪坐牢。我从牢里跑出来,又被抓进去坐牢。我要是不坐牢,也许现在我已经找到我的儿子了!我悔啊我!
  韦元恩说着,就把头往地板上猛磕。这不是磕,而是敲。王新云急忙把他往上推,然后把他抱住。这是儿子对隔离十九年的生父的搂抱,但王新云现在并没有这个意识。他只是为了阻止生父自残。
  韦元恩的额头还是敲出了血。王新云找来了药棉和药,为生父止血。两人现在都已冷静下来,并且为刚才过激的言行,各自感到不好意思。王新云从冰箱里拿出两个冰淇淋,递了一个给生父。
  王新云吃着冰淇淋,冰淇淋吃掉一半,才发现生父没吃。他发现生父手上的冰淇淋,和手一起发抖。在王新云看来,发抖的原因是因为冰冷。但是对于韦元恩,手上的冰淇淋是一根冰棍,是他答应买给儿子韦三虎的冰棍,是使他失去儿子的冰棍。
  韦元恩卖掉了三头小猪,得了钱,准备给儿子买冰棍。但是他回头一看,却不见了儿子。他首先跑到卖冰棍的地方,不见儿子,才开始满街地找。菁盛的街不大,韦元恩来回找了几遍,也不见儿子的踪影。他重新来到卖冰棍的地方,问卖冰棍的人说,见我儿子没?卖冰棍的人说我不认得你儿子。韦元恩就跟卖冰棍的人比划儿子的模样。卖冰棍的人说噢,那是你儿子呀,他跟一个戴草帽的男的,走了。戴草帽?韦元恩脑子一闪,闪出他排队称猪回头的时候,是有一个蹲在儿子身边的戴草帽的男人,他当时没有多想。现在一想,糟了!你看见他们往哪里走吗?韦元恩问。卖冰棍的人摇头。
  韦元恩独自一人回家。老婆看见他只拿着一条扁担进门,高兴地说,卖啦?韦元恩不吭声,只顾屋里屋外地找,房前房后地看。在房后打陀螺的大虎和二虎看见归来的父亲,满怀期待,巴望父亲带给他们需要的文具。但是父亲慌张地看着他们,说,看见三虎没?两兄弟摇摇头,奇怪父亲为什么这么问,因为弟弟三虎不是跟父亲上街了吗?他应该是跟父亲在一起的呀!韦元恩确定儿子韦三虎不在家,撒腿就往山外的方向跑。生火做饭的老婆诧异地看着飞跑的丈夫,直到她发现儿子三虎没有跟丈夫回来,恍然觉得了什么不祥,手里的水瓢掉到地上。
  韦元恩一路喊着三虎,喊到菁盛街的时候,已是夜里。街上的人全被他喊醒。有年壮的人打开门出来,扬言要揍他。他哪里怕揍,照样喊,直到嗓子嘶哑,他的喊声已不足以影响到别人的睡眠。这时候天也已经亮了。
  韦元恩搭乘路过菁盛的班车去了县城。他在县城找了几天,又去了南宁。在南宁他待的时间特别长,有五个月。对南宁失望后,他就去柳州,然后去桂林,再去玉林、梧州、钦州、北海、百色。他沿途张贴寻人启事,像当年中国工农红军所到之处留下标语一样。但所有广西的中小城市他几乎找遍了,也没有找到儿子的线索,但时间也已经过了一年。
  他这时才明白,这样直接找儿子不是办法,要找到拐走儿子的人才是关键。
  于是韦元恩重返菁盛。他从菁盛街上摸起,查找那个戴草帽的男人。只要现在见那个人,他一定能认出他来。他隐藏在街上的每个角落,观察从各家各户进出的人。住在菁盛街上的人,他能统计出基本的人数。有多少男人多少女人,他也心中有数。但是,那个拐走他儿子的戴草帽的男人,并没有住在菁盛街上。到了圩日,他给自己戴了一顶草帽,把脸遮蔽在帽檐下,在赶圩的人群中,期待着另一个戴草帽的男人的出现。但是,他的希望落空了。那个拐走他儿子的男人,就像有千里眼,就像是老狐狸,始终不在街上抛头露面。难道他不是菁盛乡的人?难道他遭报应,死了?
  后来,韦元恩和菁盛街上的人熟了。他是挨家挨户地道歉以后,和菁盛街的人熟悉的,为儿子失踪的当天晚上他歇斯底里的叫喊和过后对街上人家的窥视。菁盛街的人们理解和原谅了他的叫喊和窥视。他们深深地同情这个儿子被拐走的男人,并积极地提供线索。
  这天韦元恩得到的一个线索,那就是登立村的一个叫蓝怀庭的穷人,成功地为儿子娶了媳妇,而且新娘的陪嫁叫人咋舌,有一台十四英寸的电视机!如果不是有两千元以上的聘礼,怎么会有电视机作为陪嫁?而一贯穷得叮当响的蓝怀庭,如何送得出那么高昂的彩礼?他的钱从哪里来?
  韦元恩对这个线索如获至宝,他火烧火燎去往登立村。在一个拉通电线的屯子,韦元恩一眼能看出蓝怀庭的家,因为屯子里只有一家屋顶架有电视天线,并且留有办过喜事的痕迹。韦元恩直捣蓝怀庭家,首先找到了一顶草帽,他把草帽扣在了蓝怀庭的头上。
  蓝怀庭嗵地就给韦元恩跪下了。
  韦元恩话也不说,拉起蓝怀庭就走。奇怪的是蓝家的人并不阻拦,屯子里的人也不阻拦,他们仿佛把来人当成了公安,或者说他们知道蓝怀庭被人带走是迟早的事,这一天终于来了。
  韦元恩押着蓝怀庭到了菁盛街上。在韦元恩最后一次望见儿子的地方,他叫蓝怀庭蹲下。草帽依然扣在蓝怀庭的头上。韦三虎被拐走的一幕在蓝怀庭的坦白中再现。蓝怀庭又一次担当起人贩子的角色,从菁盛街坐车起程。只不过跟他上车的不是年幼无知的韦三虎,而是韦三虎高大勇猛的父亲。

 

点击下面的按钮,分享本页信息:


上两条同类信息:
  • 扑克(八)
  • 扑克(七)

  •  媒体报道
     视频播报 
     网友评论
     公益活动

    版权所有 © 2006-2014 沈浩寻人网站

    服务热线:13955003997 通信地址:安徽省滁州市丰乐路农科巷5号 邮政编码:239000

    客服QQ:87002220

    本站法律顾问:安徽奇胜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 胡野

    皖ICP备05001381号

    建站时间:2006年10月10日  本次版面更新:2014年06月01日